太原去五台山包车_ 探秘罗睺寺

罗睺罗是佛陀的儿子,后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,以密行榜首著称。他虽为佛陀之子,具足三千威仪,八万细行,却从不体现自己,总是静静修持。

太原去五台山包车带您踏入罗睺寺山门,前方看到天王殿。这以后是文殊殿,供奉着白文殊菩萨。殿门有对联:“寺号罗睺因有佛子行迹处,殿称文殊原为大士说法场”,揭示了寺名和殿名的由来。文殊殿背后是大雄宝殿院,东西配殿分别为药师殿和观音殿。

罗睺寺是一座专供佛陀之子罗睺罗尊者的古道场,始建于唐代,清朝时成为仅次于菩萨顶的第二大黄庙,历史上罗睺寺高僧代出,也是帝王将相的镇国道场。

世人所知道的罗睺寺,最有名的是罗睺罗肉身舍利和“开花见佛”。但是,此次太原去五台山包车的我们却意外发现了药师殿里精巧无比的“时轮金刚坛城”和“药师佛坛城”,据了解这两座坛城新建不久,知道的人甚少,真是意外的收成。 

在藏经阁二楼,有一不太显着的佛龛,供奉着罗睺寺的镇寺之宝——罗睺罗真身像!这尊像塑于两宋年间,肉身罗睺罗像就被封藏其间。木刻罗睺罗像身高约80厘米,通体贴金。罗睺罗尊者现沙弥相,头顶上有一块小小的肉髻,端庄威严。

而眼前的这尊罗睺罗真身像,亦是如此低沉,甚是吻合尊者“密行榜首”的美誉。我们作为学佛者,亦当学习尊者“密行榜首”,静下心来、静静修持,多一点儿实实在在的修行、少一些浮躁显耀的体现!药师殿内除了供奉着药师佛、长命佛、绿度母、白度母四尊佛像外,我们意外见到新造不久的两座精巧无比的金色坛城:时轮金刚坛城和药师佛坛城。提到坛城,不由想到西藏的沙画坛城。

沙画坛城是用五颜六色的细沙子构成。它的制造需求数名甚至数十名训练有素的师父们协作才干完结。每一进程的制造,都谨遵佛陀所传密续如法制造。师父们在整个制造进程中有必要聚精会神,一丝不苟,稍有不小心就会前功尽弃。整幅沙画结构谨慎,美轮美奂。瞻花开见佛,沁真情禅心。大雄宝殿后边是大藏经阁和著名的“开花见佛殿”,殿门上方高悬着蓝底金字 “开花现佛”,大殿内正中有隆重的赤色莲花,高达丈余,八片莲瓣合围于外。花心内四个方向有四尊金色佛像,分别是释迦牟尼佛、阿弥陀佛、药师佛和弥勒佛,严肃威严。莲瓣能够开阖,花瓣外围站立着姿态各异的十八罗汉,盘外塑二十四诸天。花心里伸出一支花蕾,伸入二层楼内。

但是,在修行人的眼中,知道国际万物的实质后,整个制造进程就是一次修炼,被消灭的仅仅外在的坛城,而意念中的坛城会越来越巩固。

殿内师父为我们扳动转轮,圆盘开端滚动起来,十八罗汉和二十四诸天便依照顺时针方向慢慢滚动,八瓣莲花缓缓开放,莲中即现四佛,演绎着绚烂庄严的“开花现佛”之景。猛然,好像闻到了一缕缕花香,芳香慢慢地沁入了心里,我不由半倚斜阳,悄悄诵读。 

但是,绵长的制造,却只有时间短的喜悦。师父们煞费苦心制造出的美丽立体画卷在完结后,将会被毫不犹豫地扫掉。这个用沙子描绘的佛的国际,顷刻间荡然无存……细沙被装入瓶中,倒入河流。富贵诸国际,不过一掬沙。沙画坛城揭示了世间万物“无常、变幻、空性”的实质。这一进程劝诫着太原去五台山包车的世人,全部如梦如幻,世事如此无常。生活好像总是循环往复的演绎着绵长的付出、时间短的收成和失去的苦楚。